• 设为主页 | 网站导航 | 联系我们 | 返回首页
    本站信箱[email protected]

    菊潭文学
    您当前位置:首页 > 人文内乡 > 菊潭文学
    山路
    添加日期:2018-12-11 15:57:26   来源:   作者:张明华   浏览量:

        这条山路到县城25公路,祖孙三代人走了近30年,终于走出了大山,告别了山路。

        家住城西的伏牛大山之?#26657;?#26377;4条道路通往县城,其中3条属于晴通雨阻的土公路,最远的要过境?#26469;ā?#35199;峡到内乡,即是通车不是晚点就是无故停运,几十年从未坐过班车进城。唯一一次到街上候车,不仅没等来班车,连个货车也没等来,便赌气走了一趟公路,把稍近路全都放弃,发誓再不到街上坐车。
        这条山路翻山越岭,晴通雨不阻,并且距离最近。走石门沟、半山坡、老君山、悬石崖……到了草庙坡路程过半,坐在小庙前啃干粮小憩,隔着黄水河可见望城岗,心中不由升起多彩希望。三代人马不停蹄地走过来、走过去……。
        祖父走这条山路,实属无奈。排行老大的父亲,堂兄弟三人,建国时己年届20,人虽愚钝,可勤奋好学,报考新民完全小学高年级时,和小两岁的二爹(大爷独子),分获前一、二名,教学的本家三爷张廷轩脸放光彩,满心?#19981;叮?#20026;两个侄子感到骄傲。主?#19994;?#22823;爷忧心重重,能帮家干活的要读书,这?#31245;?#20040;办?思来想去折中决定,让二爹、三爹上学读书,留父亲在家务农。祖父无言以驳大爷的决定,是因为他替三爷两?#28201;?#20853;山西离家十余载,虽留住了三爷,可没留住他的性命,三爷正待成亲时,患病撒手人寰。直到解放后才千里迢迢回到家?#26657;?#19981;能对抗大爷的决策,何况这决定也合理合情,兄弟俩人各供一个孩子读书,父亲年令大,理应帮家务农,要是上学不成,不仅落下邻里笑柄,而?#19968;沟?#35823;了家里农活。曾祖父母也不便开口,他们知道大爷身?#31995;?#25285;子太重,一人硬撑起十余口的大家庭,和祖父沟通后,让父亲去找本?#19994;?#25945;师的三爷张廷轩来做大爷的工作。本家三爷是个读书人,大爷也晓明事理,几番促膝长谈,大爷终于同意父亲兄弟三人继续上学。父辈三人不负厚望,秉持“笨鸟早出林”的训导,发扬锥刺骨头悬梁的精神,学习成绩一路领先,连升带跳很快读到內乡高?#26657;?#19977;爹就读黉学初?#26657;?#19977;人走过这条山路到城里求学。一个贫困的家里供养三个中学生的艰难是?#19978;?#32780;知的。祖父便迎难而上挑起了这副担子。
        祖父随着父亲兄弟三人上学心?#26159;?#24895;地走上了这条山路。肩?#21103;?#25285;,?#27835;?#38256;刀,到十里外的黑山打瓜山沟拾柴,一天一挑,天黑时到张家沟囗程二奶家,放好柴后回家,次日凌晨背上曾祖母备好的干粮,担柴到40里外的师岗赶集,就这样日复一日,年复一年,师岗的隔天集从未简断。每到周?#36213;?#25285;上柴禾?#32479;?#30340;,沿着山路送到草庙坡,父亲堂兄弟三人接到草庙坡。祖父带我走这条山路时,我己在南阳市北郊白庄小学上三年级,送我到县?#20146;?#36710;去南阳。路上讲了他一生最后悔的事:一次赶集,柴价高多卖了两块钱,便花了三毛钱买了一顿饭吃,后来父亲们在草庙坡要学费,怎么?#31449;?#26159;少了三毛钱。祖父满含眼泪说“对不住你们,我在师岗花三毛钱吃了一顿饭”,爷们几个霎时成了泪人。我刻骨铭心?#26657;?#33258;幼践行?#29275;?#22312;南阳上学时,一次父亲出差月余,为我准备了足够的饭票,待父亲回来,不仅饭票有节余,而?#19968;?#24110;助了困难的同学。父亲很有信心地对祖父说:“光志(乳名)以后的生活不用多操心”,三毛钱的潜移默化不可小觑。长大成人后,常对?#32622;?#20204;说:我们能有今天,是一根扁担三毛钱挑出来的。一根扁担是勤?#20572;?#19977;毛钱教会节俭,切不可忘记。
        祖父的汗水没有白流,父辈们的山路没有白走,高中毕业后,父亲入?#26412;?#21270;校,二爹被招当了工人,三爹为提高家庭政治面貌,初中毕?#23548;从?#24449;入伍,并很快成了一名共产党员,?#23435;?#20570;过县党校教员,农村小学校长,后?#36335;?#36820;乡务农当了队干部。
        我从1963年秋跟随父亲外出求学,走这条山路到1978年底,恢复高考的第二年上?#22235;?#38451;农校。先是二爹成?#21496;?#24037;企业的高?#37117;?#24037;,携带全家远走他乡,上了青藏高原。?#27597;?#24320;放后,随着父亲工程师的晋升全家农转非,我在办理?#20013;?#26102;,把70多岁的祖父一并转出,让他也过过市民瘾,算作?#36816;?ldquo;扁担精神"的回报。留守在?#19994;?#19977;爹,唯一的儿子,高中毕业后在县城当了工人。从此,?#27807;?#21578;别了家乡,告别了这条山路。
        我眷恋这条山路。工作后常带家人走到草庙坡,寻找泪痕,滋润心田;
    陪父母带?#32622;?#22238;乡探亲,每每?#24433;?#23665;坡、石门沟走过,暇思无限,初心不忘。这条山路崎岖,走着艰难,虽洒下了一路汗水,?#23665;?#20986;了美好幸福之花!这条山路两端多年来一直重温?#29275;?#21807;独中间的老君山、悬石崖己路断人稀,几乎无人问津。弯弯的小路早己被葱郁?#29287;?#26408;野草覆盖得严严实实,但无法掩埋住镌?#28120;?#25105;心中之路,并一直走着……。
        一根扁担是里程碑,是人生航标,是指路灯塔!众众后人没有忘记,也不敢忘记,己有10余人大学毕业,有的攻?#20102;?#22763;、博士并冲出国?#29275;?#21578;慰着先灵,激励着自己!
        山路是曲折的,?#24052;?#26159;光明。这条山路已化成心中的金光大道!
                  
     
    上一篇:重上二龙山      |      下一篇:不要去羡慕别人
    云南十一选五走势图表